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纪才女落难
纪才女落难

  这天项少龙受李园之约,来到李园的住处和他见面。

  「李先生,请问你今天约在下来所谓何事?」

  「嗯,我想和董先生你谈谈赵王的事。」化妆成「董马癡」的项少龙心中一喜
,遂假装道:「赵王的事?请恕在下不懂。」

  「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先坐下陪我喝一杯吧!」项少龙见无可推托,只好无
奈的坐下,干了眼前的那杯酒。

  只听到李园继续说道:」纪才女待会也会过来,我看我就有话直说了!」

  「嗯,我这人最喜欢这样了!」话才刚说完,项文龙便发觉不对,整个身子开
始沈重了起来。

  项少龙机警的着地滚了几滚,避免有人偷袭,欲起身站起时,却又双足无力支
撑而跪倒。

  「哈哈哈!项少龙,我早知道是你!否则嫣然不会对你青睐有佳。」

  「你想怎样?」

  「哼!你等下就知道了!」

  「来人啊!把他嘴塞住绑起来押到隔壁去!」说完便顺手点了项少龙的周身大
穴,让他无法运气挣脱。

  项少龙苦于穴道被点,加上迷药的药力发作,不一会儿便沈沈睡去,李园吩付
手下将项少龙安置在地牢。

  之后,李园又从怀中掏出另一瓶药,将药粉洒入另一瓶酒杯中。

  这种春药和刚才给项少龙的那种迷药不同,它无色无味、遇水即溶,可以使服
药的人在不迷失理性的情况下将人的情慾激发到极限,并且使人全身瘫软,而又敏
感不已。

  这种药千金难买,这次李园来这里的最大目的就是要把纪嫣然征服于胯下。

  李园不禁想像起纪才女待会在自己的高超的淫技下婉转娇吟,欲死欲仙的美景
来。

  过了大约盏茶时分,家丁来报l「报告老爷,纪才女来了!」

  「快请她进来!」

  「是!」

  过了一会,家丁便把纪嫣然给带了进来。

  今天的纪嫣然头上梳了一个发髻,肌肤白里透红,比记忆中还要娇艳动人,一
件粉红色的薄纱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画出那灵珑浮凸的身段,胸前双峰入云,纤
腰不堪一握,美艳如花,真是艳波流转,明眸可人。

  李园看得呆了,腹下涨的难受。

  纪嫣然看到轻声笑了一声,才使李园从梦中回魂过来。

  「李先生今天请嫣然来,不知有何指教呢?」

  李园按照早就想好的话答道:「嗯,在下想跟纪才女讨教一些关于项少龙的事
情。」

  果然这句话使纪嫣然赫然一惊,纪嫣然无措道:「项少龙的事嫣然并不清楚。


  「喔,是这样子啊…纪小姐,既然来了,不如陪在下喝一杯吧?」李园见第一
步奏效马上开始了第二步。

  纪嫣然在一惊之下,确实需要一杯酒定定神,在不暇细想之下,便举起酒杯喝
了下去,定了定神。

  喝下春药纪嫣然马上就发觉不妥,全身不觉的热了起来,纪嫣然想:「可能是
刚才惊慌所致吧。」

  而李园像是毫无所觉般,继续的问着问题:「既是如此,纪小姐认为项少龙是
什幺样的人呢?」

  纪嫣然一听到项少龙,竟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和项少龙缠绵悱恻的镜头来,昨
天虽然没有和项少龙登榻云雨,但项少龙对她的亲吻爱抚已为她打开了向往慾望的
大门。

  纪嫣然心中情动,身上的那股热气就更加迅速的在全身蔓延开来,使得自己四
肢酸软无力,绝世的娇颜上浮现出了诱人红晕。

  李园见到纪嫣然脸颊透红,眼波流动,美的是不可方物,知道喝下的春药正在
发生效用,于是加紧用言语挑逗着她:「听说项少龙男女云雨之事的能力极强,往
往能够使女方欲仙欲死,不知纪小姐有否听过?」

  「我……我不知道…」

  听到这些话,纪嫣然不禁的喘气,极力压下不断高升热浪,神明稍微一清,自
知失态,十分不悦的说:「先生如何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园知道春药已经达到效果便不再伪装,哈哈大笑道:「呵,项少龙行不行我
不知道,我李园这方面的能力如果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今天在下就是专门让
纪小姐你来试试的!」

  「你……不知羞耻!」

  「是吗?等下不知道是谁不知羞耻呢!」李园傲答道。

  纪嫣然终于明白李园这次请她来的目的了。

  强忍着浑身的燥热,嫣然愤然的想起身离去,却惊觉全身却一点力也使不出来
,纪嫣然知道已中了李园的奸计,但现下手脚无力,只有怒视着李园。

  李园得意洋洋,站起身来说道:「纪小姐才貌冠绝天下,倾倒无数男儿。我李
某对纪小姐更是仰慕已久,如不能一亲芳泽,真是天大的遗憾啊!」

  「而纪小姐却不把男人放在眼里,在下实属无奈,只好出此下策。李某御女无
数,自然知道纪小姐还是处子之身,等会我自会用尽温柔手段,让纪小姐高登极乐
的,天色不早了,让我们早点共用云雨,同赴巫山吧!」

  话一说完,李园便向纪嫣然走来。

  纪嫣然羞愤万分,导致心中失禁,欲火沖烧,身躯摇摇欲坠。

  「啊…啊……不…不要过来…」,李园轻轻的就推开纪嫣然抵抗的小手,一把
抱起纪嫣然,走进了密室之中。

  李园将纪嫣然放到密室柔软的榻上,又将自己的衣物脱尽后,急不可耐的扑上
榻去。

  李园赤裸的从背后紧紧抱住纪嫣然,只觉得触手温香软玉,令人爱不释手,处
子的幽香更让人心醉神迷。

  李园的一双魔手忍不住开始按摩着她的双肩。

  欲火如炽的纪嫣然,受到李园的袭击,只觉一股酥麻的快感袭上心头,不由得
全身扭动更剧,虽说被淫药刺激得欲念横生,但毕竟仍为处子之身,一股强烈的羞
耻感涌上心头。

  羞得她紧闭双眼,急道:「啊……不要……放开你的手……别…别…这样…」

  皓首频摇,全身婉延扭转,想要躲避李园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瘫软无法逃离
,反而好像是在迎合着李园的爱抚一般,更加深李园的刺激,李园拔下纪嫣然的发
钗。

  让她的长髮洩下,同时双手顺势下滑,轻抚着她的上臂,小臂,慢慢的,游移
到掖下,轻轻的搔着她。

  纪嫣然扭动着身躯企图躲避,口中仍不断的喊着:「不要……住…手……」

  李园抽回了双手,但并不代表他停止了,他拨开了纪嫣然的长髮,找到了她的
双耳,轻轻的抚弄着她的耳垂,再慢慢的划着圆圈,缓缓的移到雪白的粉颈,再从
颈部滑向胸前,这使得纪嫣然的呼吸紊乱了起来。

  但是李园却并不立刻侵犯她的玉女双峰,只是顺着从两旁划过,同时脱下了她
的外裳和内裳,随着纪嫣然的衣服的解除,一个粉雕玉琢的胴体渐渐的显现出来,
直叫李园的肉棒暴涨欲裂。

  只见纪嫣然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
的乳峰,虽是躺着,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蓓蕾,只有红豆般
大小。

  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看不出
来,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纤细的柳腰,只堪一握。

  李园并不打算停止,双手又顺势将纪嫣然的下半身脱得只剩亵裤,使得她绞好
的身段显露无疑。

  一般人看到如此的情境,早已脱光裤子,提枪上阵了,而李园不愧是调情圣手
,依然面不改色的爱抚着纪嫣然的每寸肌肤,或轻或重,或捏或压,或急或徐,眼
看着纪嫣然已是双眼无神了,李园懈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她完美无暇的体完
全呈现下眼前。

  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
,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疏疏几根柔细的茸毛,真是浑
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快意驰骋一
番。

  李园看着这梦寐以求的胴体发出由衷的感叹:「纪小姐果然不愧是名动天下的
尤物!」

  而那双另无数女孩发狂的双手,终于攀上了纪嫣然的玉女峰,从山底缓缓的上
爬,至山腰盘旋良久,最后才登至峰顶。

  揉搓着坚实柔嫩的玉乳,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
是十足的宝乳!

  纪嫣然虽然心理想极力抗拒,但不听话的蓓蕾,逐渐的硬挺起来,而自己的神
祕处也湿润了起来。

  李园这之大淫魔,操纵着那双灵巧的双手,在纪嫣然的双峰把玩了半个时辰之
久,才转移阵地,往大腿内侧攻去。

  一只手在两条大腿内侧来回不停,轻轻的爱抚着,而另一只手,却在她的神祕
部位旁,绕着她的神祕部位划着,一次、二次、三次强烈的快感窜上脑门,但是另
一股空虚感也渐渐充斥着纪嫣然的身躯。

  渴望着那被爱抚的她不禁终于挺起了腰肢摆动着,李园看到她的回应,便将手
指轻轻的在神祕桃园处抚摸着,沿着裂缝上下的抚弄着,找到了敏感的小豆,伸出
大拇指按压柔捏它,另外食指和中指已开始探寻桃园密洞了。

  李园非常有技巧性的,只进去了一个指节,然后在里面旋转,再轻轻退出来,
再重複一次」二次」三次……李园高超的技巧配上强烈的媚药驱使下,纪嫣然根本
无力反抗,只能一步步的攀下尖峰。

  但是李园这样的玩弄,只能带给她一定的快感,却无法将她送上尖峰。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啊……」

  就在李园重複五十几次后,纪嫣然的身子终于配合着进出的手指。

  迎合的挺起腰,并主动的张开双腿,扭动臀部。

  李园得意的看着纪嫣然的回应,手上不紧不慢的抚弄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迷人
胴体,见到纪嫣然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娇喘吁吁,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自己的爱抚,浑圆笔
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难耐淫欲的煎熬……。

  「纪小姐,我李园的技术天下第一的吧?」

  沈迷在李园高超的挑逗下的纪嫣然不停的娇喘着,看着纪嫣然美丽的双眼。

  李园根本不给纪嫣然丝毫喘息的机会,张嘴就向纪嫣然饱满的樱唇吻去,「不
行饶了我吧……」纪嫣然红透了脸而断然拒绝。

  利用淫药无耻猥亵自己的李园,泛红的脸颊被啾啾地亲了两下,随后红唇立刻
成为下一个目标。

  李园火烫的嘴唇不断转圈紧追,纪嫣然绝望地吐出憋紧的气息,李园舌头在脸
颊上来回的舔,纪嫣然几经无力的拒绝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

  男人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

  无比的厌恶感,纪嫣然纯洁的双唇四处逃避,李园使力抓住纪嫣然下颚并在指
尖用力,使纪嫣然的下颚鬆弛,而李园的舌头就趁机钻进牙齿的接缝中。

  纪嫣然的抵抗渐渐减弱,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

  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李园由于过分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沈的
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美女被自己强迫接吻的娇羞挣拒。

  贪恋着纪嫣然口中的黏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不但淫乱而且舌头和纪嫣然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只觉触感香柔嫩滑,一
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李园欲火焚心,抓住玉峰的左手不自觉的加重
力道,在纪嫣然那高耸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缓缓插入纪嫣然的桃源洞内,
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填补了纪嫣然心中的空虚。

  「啊…啊……少龙,救我!我受不了了!啊」

  在淫药和挑逗长时间的煎熬下,纪嫣然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所有的道德、
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余下肉体对淫欲的追求,忍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
轻哼,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满足。

  李园边狂吻着纪嫣然的樱口香舌,边揉搓着坚实柔嫩的玉乳,右手中指更被秘
洞内层层温湿紧凑的嫩肉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李圆更加兴奋,深埋
在秘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插抠挖,只觉秘洞嫩肉有如层门叠户般,在进退之间
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

  李圆心中不由得兴奋狂叫:「极品!真是极品!这真是万中选一的宝器!」手
上抽插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纪嫣然插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筛动,迎
合着李圆的抽插……离开了纪嫣然的樱唇,顺着雪白的玉颈一路吻下来,映入眼中
的是高耸的酥胸。

  只见原本若隐若现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忍不住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纪
嫣然的左乳,有如婴儿吸乳般吸吮,时而伸出舌头对着粉红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时
而用牙齿轻咬着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边蓓蕾上轻轻揉捏,由胸前蓓蕾
传来的酥麻快感,更令纪嫣然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强忍着心中欲火,慢慢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李圆还不急着对纪嫣然的桃
源圣地展开攻势,伸出了粗糙的舌头,在那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纪
嫣然全身急抖,口中淫叫声一阵紧似一阵,阴道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着李圆入侵的
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

  甚至李圆缓缓抽出手指时,还急摇粉臀,好似捨不得让其离开似的,看样子纪
嫣然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淫欲的深渊而无法自拔了……

  看到纪嫣然这副淫靡的娇态,李圆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纪嫣然搂了过来,让
她平躺在床上,一腾身,压在纪嫣然那柔嫩的娇躯上,张口对着红润润的樱唇就是
一阵狂吻,双手更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

  正在欲火高涨的纪嫣然,忽觉有人在自己身上大肆轻薄,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
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肉棒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那里
还管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什幺人,口中香舌更和李圆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迷人
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李圆的腰臀之间。

  柳腰粉臀不停的扭动,桃源洞口紧紧贴住李圆的肉棒不停的磨,更令李圆觉得
舒爽无比。

  吻过了一阵子后,李圆坐起身来,双手托起纪嫣然的圆臀,抓了个枕头垫在底
下,这才用手的扶着粗硬的肉棒,慢条斯理的在纪嫣然湿漉漉的秘洞口处缓缓揉动
,偶尔将龟头探入秘洞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

  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更逗得纪嫣然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淫声高呼,几
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这才将纪嫣然两条玉腿扛在肩上,双手按在纪嫣然的腰胯间
,一挺腰,缓缓的将肉棒给送了进去。

  甫一插入,李圆只觉秘洞内紧窄异常,虽说有着大量的淫液润滑,但仍不易插
入,尤其是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肉棒顶端,更加添了进入的困难
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

  李圆的阳具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
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纪嫣然贞洁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肉棒的
接触摩擦。

  李圆知道已到了最要紧的时候,马上就要得到名动天下的纪才女的贞操了,他
老练的用嘴含住纪嫣然美妙的乳头,轻轻一咬,沈迷在肉欲中的纪才女不禁微微一
痛,「恩」了一声。

  接着李圆将腰巧妙一顶,而在那一瞬间,火棒立刻深深刺入窄嫩的蜜洞,冲破
那代表处女贞洁的帘幕,阳具直抵花心嫩肉,紧紧相靠,热烫的艳红柔肌紧紧地将
李圆的阳具挟住。

  沈沦在淫欲中的纪嫣然,忽然从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神智猛然一清,
睁眼一看,李圆正压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内已经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紧紧塞住,
传来一阵阵的火辣,但这火辣却马上随着李圆的爱抚不断减退。

  知道自己贞操已失,纪嫣然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似乎是悲伤于自己的贞操失去
,又好似被欲火折磨太久而终获满足。
  李圆虽然用药迷奸纪嫣然,但到底还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阳具插入蜜洞破了
纪嫣然的贞洁之后,知道纪嫣然第一次必然疼痛,因此按棒不动。

  「嫣然,你已经是我李圆的人了,以后我会好好的爱你的。」说罢,一手在她
胸前美乳上摸捏,一边还不停地吻着她的额头、脸颊、嘴唇、雪颈、耳后等女人最
敏感的地方,手指上暗用阴劲,在纪嫣然的乳根穴、乳中穴上按揉,以挑情手法惹
起纪嫣然的欲念,让她忘却下体之痛。

  好一会儿,两人四唇分开,李圆一手抚摸纪嫣然的乌黑秀发,一边怜惜地吻着
她美目流下的泪水,温柔的问道:「还痛吗?」

  纪嫣然的药效未退,仍然四肢瘫软,温紧的肉穴吞没着李圆的肉棒,仍觉擦伤
般的火热略痛,柳眉微蹙,心中虽然不愿,但木已成舟,于是闭上美目,任由李圆
轻薄自己的身子。

  
  李圆的挑情手法极为高明,每一次爱抚都如弹琴挑弦般拨动纪嫣然的情慾之火
,整个人缓缓地贴着纪嫣然的身子前挺,阳具徐徐深入,缓缓退出。

  左手环在纪嫣然颈后与她相吻,右手则不住地玩弄纪嫣然的乳房,在她的乳头
上撚揉搓捺,挑缠卷点,如火炉鼓风似的将她的欲火越催越旺。

  眼见纪嫣然终于放弃抵抗,李圆狂吻着纪嫣然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
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将纪嫣然推入淫欲的深
渊。

  经过李圆这长时间的轻薄,纪嫣然慢慢的药效已解,但混身欲火难平。

  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李圆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
紧的和李圆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扭摆着迎合着李圆的
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李圆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
纠缠住李圆的身体。

  随着李圆的抽插,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
美感,更令李圆兴奋得口水直流。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李圆抱住纪嫣然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
男下的姿势,纪嫣然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
头髮慌。

  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肉棒深入,纪嫣然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
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小蛮腰,口中
哼啊之声不绝。

  纪嫣然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两串晶莹的泪滑下脸庞,但是身体却在欲火的煎
熬下,不由自主的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

  虽然心里不停的说着:「不行……啊……我不能这样……」可是身体却不听指
挥,渐渐的加快了动作。

  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到
快感,渐渐的,纪嫣然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口中的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
脑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其他。

  只见她双手按在李圆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玉峰不停
的上下弹跳,看得李圆世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
抓抠,更刺激得纪嫣然如癡如醉。

  李圆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粉臀上下套弄,双手
更在美乳处来回搓揉。

  纪嫣然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我
……!」

  两手死命的抓着李圆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李圆的腰部,浑
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李圆的肉棒给夹断般,秘洞
深处更紧咬着肉棒顶端不住的吸吮。

  吸得李圆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秘洞深处急涌而
出,浇得李圆胯下肉棒不停抖动。

  只听李圆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肉洞深处,双手捧住纪嫣然粉臀一阵磨
转,将一股浓烫的精液射入了纪嫣然的体内。

  经过绝顶高潮后的纪嫣然,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李圆的身
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

  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
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沈醉在
洩身的高潮快感中。

  李圆也得偿所愿,满足的报着纪嫣然睡去。

  翌日,李圆醒来,细细瞧着纪嫣然的睡姿。

  纪嫣然正躺在自己怀中,胸前双峰依然雪白坚挺,弹力十足,随着纪嫣然的呼
吸起伏微微颤动,鲜红的乳头衬着雪白的柔肌更呈嫣红,诱人之极,李圆差点忍不
住就想咬了下去。
  再看下去,除了坚挺丰满的双乳外,纪嫣然纤细的小蛮腰也是光滑如缎,白璧
无瑕,而之下的浑圆的雪臀,细长温润的一双美腿更是放出无限热力,尤其是两股
之间露出一小措黑毛,夹杂着落红淫液与雪白嫩玉的肌肤相衬,更是美不胜收。

  李圆一早起来,阳具正处于兴奋勃起的状态,看着这美女身无寸缕地躺在自己
身侧,阳具更呈火热发烫,小心地分开纪嫣然的玉腿,将她的双腿分开多一些,登
时便看见那两股之间的蜜洞小穴是如此的鲜红可爱。

  昨晚的淫液浪水还未完全退去,在微光下闪闪发光,美丽之极。

  那还忍得住,一个翻身,压在纪嫣然身上,大阳具自动找到蜜洞,右手放在纪
嫣然左大腿根部外侧一提。

  纪嫣然嘤咛一声,左腿被高高提起,将那蜜动鲜红的阴唇完全暴露了出来,而
这时李圆运用腰力,「滋」的一声,大阳具随即插入纪嫣然的蜜洞之中,抽插了起
来。

  纪嫣然被李圆一插,人也醒了,睁眼就看到李圆在自己的娇躯上驰乘,不由的
想起昨晚被他迷奸,破了贞洁,自己还不知羞耻的被他以高明的手段干得高潮叠起
,于是泪水滑下脸庞。

  李圆知道这时要安慰佳人,张嘴吻向纪嫣然的樱唇,一阵狂抽猛送,双手不停
的在一对坚实的玉峰上揉捏爱抚,又将纪嫣然所有的理智,羞耻撞得烟消云散。

  纪嫣然只觉下体奇痒,身体的磨擦令纪嫣然的情慾迅速高升,身体很快的发热
,满脸通红。

  纪嫣然涨红着脸,娇羞道:「你……昨夜我都被你给……你怎幺还不满足?」

  李圆轻吻她的鼻头,下体仍然快速挺动,发出滋滋的肉击声,边干边道:「没
办法啊,嫣然,我的情慾可是很强的,可以说是无女不欢。难道你不想我把你弄得
欲仙欲死,同游巫山?」

  话停阳具可不停,挺动的更厉害,干得纪嫣然雪肌泛出鲜豔的红光,淫水直流
,口中不停叫道:「啊……啊……不行…啊…我…」

  李圆听得纪嫣然浪叫,欲火更是高涨,索性将纪嫣然两腿扛在肩上,紫红发烫
的大阳具不停在纪嫣然那已经湿透了的玉门蜜穴抽插旋动。

  时而九浅一深,时而七浅三深,时而记记结实,纪嫣然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
鱼般紧紧的缠在李圆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摇摆前挺,迎合着李圆的抽送,发出
阵阵啪啪急响。

  李圆的阳具猛然在纪嫣然的肉穴中紧绞连旋,龟头贴住穴中嫩肉又吸又咬,纪
嫣然那里见过如此绝技,「啊」的一声长声,阴精自玉穴奔流而出,沖激在李圆又
热又硬的龟头上,弄得李圆也是快感连连。

  微闭双眼,阳具仍然塞在纪嫣然穴中,享受那将龟头浸泡在阴精穴心中的温柔


  纪嫣然昨夜今早连续两次与李园合体交欢,脸色红润中略带苍白,晶莹剔透的
汗珠自额头、秀发,娇躯滚下,看在李圆眼中当真是怜惜万分。

  虽然胯下大阳具不再像一早起来那幺火气升旺,但也胀得有些难受,过了好一
会儿,才将阳具从纪嫣然的小穴抽出。

  将纪嫣然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滑晶莹的玉背,肥美的圆臀高高鼓
起,又翘又挺。

  李圆惊喜万分,心道:「这幺翘的雪臀,搞起来一定很舒服。」

  双手分开两股,大阳具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小穴。

  纪嫣然才回过头来问道:「…你要干…什幺」两字还没说退场门,李圆的大阳
具已经中宫直入,挤开护卫小穴的两边肉唇,滋的一声清脆水声,阳具已入花心重
地。

  李圆整个人也已贴上了纪嫣然后背,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纪嫣然高耸的圆滚
玉乳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气悄悄道:「嫣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
天我要好好让你爽翻天,你学着了,这招叫老汉推车,实用的很。」

  不等纪嫣然回话,屁股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纪嫣然的雪臀又翘又挺,被李圆
的大阳具狠命抽插,弄得她舒爽的摇扭屁股止痒,迎合李圆。

  李圆阴部与纪嫣然圆臀相击,快疾的抽插,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
相撞的肉紧声,啪啪啪啪,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飞
溅。

  不同的是,飞溅的是蒙胧闪光的淫液浪水,而非燎原星火。

  李圆一连串急攻猛打,阴部狠撞纪嫣然雪臀,力道结实,把纪嫣然的臀部撞的
都红了,白玉似的臀肉肌肤泛出水淋淋的娇艳红光,又鲜又嫩,令人忍不住想咬一
口。

  两人这阵子热烈的合体爱抚,耗力不少,李圆唔的一声,精关松动,背脊一麻
,在狠插了数百下之后也挡不住如此快感,真阳倾泻,与纪嫣然的元阴混合交流,
同时软瘫在床。

  李圆趴压在纪嫣然背上,轻抚她乌光晶亮的秀发,吻的她细腻柔致的耳垂,阳
具仍紧紧塞在纪嫣然的小穴里,享受那合体交欢后的温柔舒适,嫩软温润,久久不
愿起来。

  就这样,几天后李圆住进了纪嫣然的府第,每天不分黑天白夜的享受着纪嫣然
那美妙的肉体。

           ---(全文完)---